HOME | ENGLISH | 中文版

会所重建

1995年时,新加坡国家文物局为怡和轩俱乐部立碑,列为历史组织。在1925年迁入的武吉巴梳路会址,当时也已有80年的历史,但由于兴建地铁线影响到建筑结构,怡和轩已经出现屋身倾斜的情况,楼层倾斜、内部出现漏水、地板龟裂和天花板掉落,怡和轩尽早重建已经成为必须的选择。基于安全第一的原则, 俱乐部于2004年初决定物色临时会址,尽早迁出。

在2004年9月18日,怡和轩搬至武吉巴梳路23号的适可俱乐部的会所,运作几个月后, 董事会决定另外物色更适当的地点。由于怡和轩俱乐部不少会员同时也是位于客纳街(Club Street)76号的为基利俱乐部以及共用该会址的友竹俱乐部会员,2005年初,董事会与为基利及友竹俱乐部达成协议,共用会址。三方达成的协议要点包括:一,三方会员可自由出入该会址,参加各自俱乐部举行的活动。二,三方可随时确立何种活动具共同活动性质,并将之列为共同活动。三,三方互派代表,成立管理委员会,策划与主持共同活动。四,三方董事部定期开联席会议,管理委员会负责向联席会议报告。五,怡和轩在该会址自设一办事处,行政保持中立,继续怡和轩正常的会务活动,包括迎接宾客。六,除遵守为基利和友竹原有的合作协议外,怡和轩没有额外的租金负担。

于是,怡和轩在2005年7月1日搬迁到为基利俱乐部的会址。

怡和轩董事部于2004年委任James Ferrie & Partners, Architects负责会所重建的设计。由于会所在结构上已严重受损,设计师要求市区重建局允许重建,并增加地下层。但市区重建局以会所处于保留区为理由,坚持怡和轩只能根据既定条规进行重修。

2005年董事会成立重建会所委员会,分募捐小组与工程设计与建筑小组。过后重新改组,设立以柯宝国为首的会所重建小组,组员为杨松鹤、林清如、吴添乐、卓有成、王如明、李文龙和廖德能。

2005年2月,设计师正式向市区重建局呈交设计图,之后该局来函要求设计师修改几个方面的设计,严格遵守保留区重修的条例。双方争执的核心在于市区重建局不批准怡和轩拆除结构上已严重受损的屋身,特别是两边已经倾斜的两道墙。董事会同意设计师的看法,不但会所结构已出现问题,两道墙已经呈现明显的倾斜,应该尽一切可能争取将其拆除,并重新打地基。为此,市区重建局要求怡和轩呈上更为详细的专家报告,以确定会所受损的真正程度。

怡和轩于是耗资10多万元,聘请更专业的工程公司进行一个多月的勘测,确定建筑结构存在问题,由于早期建筑没有地基,在此基础上重修,未来的风险会比较高。

重建,意味着原有建筑将全部拆除,从文物保护的角度看,具有近百年历史的会所建筑物就此消失,确实令人痛心和惋惜,但是一座受到地铁兴建影响而出现地基不稳、墙壁严重倾斜等严重问题的建筑物,必须为其寻求永久性的方案。怡和轩董事部对此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和研究,面临两种选择,一是接受陆交局的建议,进行重修,但不可能永久保证安全,二是基于长远,进行重建,在保护古迹与保持活力之间取得平衡。最终,保留原貌和面积的重建成为怡和轩董事部唯一选择、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2006年3月,市区重建局要求怡和轩在高度、面积与设计等方面,每一砖、每一瓦,尤其是外观都必须保留原貌,除允许增加一个1000方尺左右的阁楼之外,不可增加建筑面积,在此前提下,该局批准了重建计划和建筑蓝图。怡和轩随后在4月进行工程招标,6月中委任承包商。2006年7月9日上午11时半,怡和轩俱乐部举行了重建动土仪式,会务顾问蔡天宝和怡和轩的董事、会员、测绘师、其他工程顾问、建筑承包商和陈嘉庚基金会代表等一起出席。承包商于8月底进行旧会所的拆除工作。整体重建计划(包括争取赔偿与重建蓝图的批准等费用,但不包括新会所家具、固定与附加设备以及工程可能的修改等额外开支) 将耗资两百万元以上。2007年4月期间,董事会成立以黄鸿美主席和林清如总务为首的募捐小组,组员为李嘉兴,叶谋彬,柯宝国和黄章谊,为重建会所筹募基金。会员认捐总额达1,315,680元。陈嘉庚基金则依照双方的合作协议,承担一百万元。

与陈嘉庚基金合作

2003年10月25日,怡和轩俱乐部召开特别会员大会,原则上批准董事会提案:会所与陈嘉庚基金合作进行重建,或维修或扩建。改建后的会所将由怡和轩俱乐部与陈嘉庚基金共用,即由陈嘉庚基金在会所内设立“先贤馆”,会所产权仍属怡和轩俱乐部。至于合作条件和期限等详情,再交由会员大会通过 批准。

怡和轩的重建,得到了陈嘉庚基金的支持,彼此共同承担重建的费用。双方的合作意愿可追溯良久。1995年时,怡和轩主席孙炳炎就主张要有一个小型的文物馆,但一直没有实现。后来曾有人建议直接将怡和轩改为陈嘉庚纪念馆,也有设想与陈嘉庚基金会合作,把武吉巴梳会所翻新,增设“怡和轩先贤人物纪念馆”。2004年5月,双方在原则上达成把俱乐部会所改成历史文物与学术中心以及会员活动场所的合作协议。在该协议下,陈嘉庚基金负责在一楼设立和维持一个先贤馆,为期50年。其他楼面为怡和轩会员活动和学术研究中心,双方于2007年2月7日签定合作详情协议。而把先贤人物纪念馆设在怡和轩俱乐部内,是时任贸工部长杨荣文(现任新加坡外交部长)的建议。杨荣文是怡和轩的荣誉顾问,他希望怡和轩有新的活力,不应该成为第二个晚晴园,在怡和轩俱乐部设先贤人物纪念馆后,希望能成为吸引年轻人参观的名胜古迹之一。

先贤馆除了纪念陈嘉庚之外,也包括其他早期华社的先贤林推迁、林义顺、李光前、陈六使、李俊承、高德根和孙炳炎等。

再展新程

2007年9月14日,承包工程公司将钥匙移交怡和轩,宣告重建竣工。怡和轩择定12月8日为新会所启用吉日。

启用当日,200多名会友与来宾济济一堂,共襄其盛。会所焕然一新、神采依旧,重现当年叱诧风云的风采。

怡和轩一楼交由陈嘉庚基金设立先贤馆、历史走廊和基金办事处,二楼是怡和轩正堂,悬挂着历任总理或主席的画像。三楼定名为怡然阁,作为会员的活动中心,松弛心神。上下合共1000平方米楼面的怡和轩俱乐部,成为富有浓厚历史与学术气息的建筑。

重建之后,怡和轩俱乐部重振旗鼓,蓄势待发,致力招收新会员,与相关文化团体合作,举行座谈会或电影欣赏会等,以创造一个人文小天地。

作为新加坡珍贵的文化资产,近年来,不管是年长或年轻者、华文教育或英文教育背景者,都在保护文化产业的号召下,纷纷加入怡和轩。俱乐部主席林清如说:“虽然怡和轩会员年龄偏高,但是过去几年来,我们每年都能吸引一些较年轻者加入。我不只向年轻人发出呼吁,我也希望年长者加入怡和轩。上了年纪的人见证过历史,在一起缅怀过去,可充实一个时代的共同记忆。与年轻人在一起,协助他们传承历史,抛弃‘老’态,让生命的每个阶段充满意义。”

他强调:“怡和轩有别于一般的俱乐部,它曾是一代的政商枢纽,很多先驱人物都曾在这里出入,不少大事也在这里孕育。很多参加怡和轩的人并不是为了消闲,而是为了要协力保存一份宝贵的民族遗产,因此我们坚持不让怡和轩会址商业化,楼面从来不曾出租,将来也不会。”

会所重建,怡和轩开始新的历史航程。林清如强调,需要纠正外界对怡和轩存有的两个错误印象。首先,怡和轩不是所谓的“百万富翁俱乐部”,200多名会员来自社会各阶层。其次,就像很多社团一样,麻将有史以来即是怡和轩传统的活动,它不是、也不会成为赌馆,而且只有小部分的会员打麻将而已。

保持百多年的传统、重现本来的形象、吸引新会员的加入、扩大活动的范围,怡和轩的重新出发,象征着在现代化、全球化的新加坡,具有悠久历史传统的华社团体仍然具备向前跨越、持续前进的全新动力。
Copyright © 1895-2017 EE HOE HEAN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