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ENGLISH | 中文版

名人雅士 往来怡和

怡和轩俱乐部自创立以来,除了在参与社会活动、领导华社运动等方面发挥作用之外,更成为社会名流、商界贤达拓展社交、消闲娱乐的重要场所之一。诸多华社先贤在这座雅致的建筑物里,商谈国事、接待宾客,而在1930年代前后,前来俱乐部周旋应酬、或是结交新知的,也包括不少暂住新加坡的南来中国作家和文人,怡和轩俱乐部正可谓“谈笑皆鸿儒 往来无白丁”。

这些南来的作家和文人与怡和轩结下了不解之缘,怡和轩俱乐部也因此在他们的南洋生活经历中占据了具有一定特殊意义的地位。在怡和轩俱乐部的大厅里,曾挂着一张陈嘉庚的画像。这幅画像的作者就是著名画家徐悲鸿。徐悲鸿在1930年代途经新加坡时,由在新加坡号称“百扇斋居士”的黄曼士陪同,会晤陈嘉庚先生,并给陈嘉庚画像,从而完成了徐悲鸿在新加坡的第一张艺术画像。画成悬挂于怡和轩俱乐部三楼大厅,彩笔缤纷,非常耀眼。接下来,华社闻人陈延谦、李俊承、林金殿、李振殿等,都通过黄曼士介绍请徐悲鸿画像。从艺术画像始,徐悲鸿的艺术作品流入新加坡社会。

在1937年日本发动七七卢沟桥事变、全面侵略中国之后,当时还是以中国为效忠国的新加坡华社成立“新加坡华侨筹赈祖国伤兵难民大会委员会”,简称“星华筹赈会”,支援中国抗战,由陈嘉庚担任主席,会址就设在怡和轩俱乐部。筹赈运动展开后,北京和上海文化界名人陈仁炳博士率领武汉合唱团南来协助侨众抗战宣传,继而戏剧界金山、王莹等爱国明星亦组织新中国剧团前来义演,徐悲鸿也响应星华筹赈会陈嘉庚的号召,在1939年携带大批艺术作品来新加坡准备义展献金的救国工作,并在江夏堂不分昼夜埋头赶写画作,数月呕心沥血作画,新作与带来的画件已逾千幅。于是黄曼士出面联系星华筹赈会主席陈嘉庚,于1939年3月14日在维多利亚纪念堂举办“徐悲鸿画展”,由海峡殖民地汤姆斯总督主持开幕礼。陈嘉庚登高一呼,星马几十位富豪参与筹办事宜,《南洋商报》、《星洲日报》、《星中日报》、《总汇日报》、《新国民日报》天天整版宣传,激发新加坡群众和学生踊跃参观,情况热烈可称空前。四天后移到中华总商会继续展出义卖。画展压轴画是《田横五百士》、《九方皋》,义展所获大笔款额,全部充为星华筹赈大会救济难民义金,侨众既献金又得画,徐悲鸿存世名画遂大量流传于新加坡。1990年,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女士专门访问怡和轩,追访徐悲鸿当年的足迹,由时任主席孙炳炎接待。

另外一位中国文化名人郁达夫,在1938年应新加坡《星洲日报》所聘,前来出任该报副刊《晨星》的编辑。郁达夫居住新加坡期间,也是怡和轩俱乐部的常客。他和王映霞离婚后,跟朋友进舞厅、打麻将和找人谈天,怡和轩俱乐部就成为他休闲娱乐、聊天会友的地方,也因此结交了不少新加坡本地的闻人商家。1941年,日本攻打马来亚和新加坡,1942年2月,郁达夫在乘小电艇逃往印尼的前一晚,就是在怡和轩住宿。当时,新加坡的文人潘受也同在怡和轩内,他还把自己原本备用来逃生的电船慷慨地借给郁达夫逃生。郁达夫当时带在身边的行李只有一只小皮箱,箱内放着白兰地、牛肉干、《诗韵》一部,准备在船上喝酒写诗。在逃亡中还有如此闲情逸致,想必也只有郁达夫一人了。

潘受后来撰写题为《怡和轩与诸友夜坐追话郁达夫之死》的诗回忆这段往事,“严警乌啼寇压城,当时共此议宵征。陆游家国于诗见,杜牧江湖载酒行。耿耿三年支万忍,迟迟一死换千生。招魂何处收残骨,徒博虞初说部名。”潘受在诗中题写了详细的附注,“一九四二年二月,达夫自新加坡围城出走,其小电船原为洪永安备以供余与永安两家眷属用者,约定五日黎明开往邻近之苏门答腊小岛。余告知达夫及李铁民皆欲同行。先一夕乃同下榻怡和轩待发。达夫所携小行筪,衣物数事而外,有白兰地一瓶,牛肉干十余块,诗韵一部,曰舟中可唱和也。相与大笑,酒、三人立尽之。达夫又言胡愈老等数人尚无以为计,余念与永安两家别购得西行船票,行期为六日。因商得永安同意,将小电船坐位,尽让与之,遂分途。达夫既至苏门答腊,化名赵廉。嗣为日寇所得,命充通译。三年间,全活甚众。寇降,惧平日罪行,多不能逃其耳目;又早知其人即郁达夫,乃密害之以灭口,竟无有知其死所者。”

1940年时,中国艺术大师刘海粟应南侨筹赈总会主席陈嘉庚邀请,专程赴新加坡举行义卖画展,并在中华总商会举行大型展览会。那时郁达夫在《星洲日报》主编文艺副刊,两人原为知交,客处他乡,更是朝夕与共,纵谈古今。虽未有文献具体记载,但可以从陈嘉庚和郁达夫的生活交往习惯推测,怡和轩也是刘海粟经常出入的地方。在1940年赴新加坡担任《南洋商报》编辑主任的中国著名文化人胡愈之,1946年时参与创办《南侨日报》,这多年间与陈嘉庚的诸多交往和谈商也都是在怡和轩进行。在他悼念陈嘉庚的一篇文章中,就回忆起1948年4月是在怡和轩辞别陈嘉庚回中国。当时担任《南侨日报》副董事长的王源兴(后任中国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副主席),与胡愈之、张楚琨、高云览、吴柳斯等文化人,来往密切,更常与陈嘉庚在怡和轩聚谈。

19 4 6年在香港成立的“中国歌舞剧艺社”(简称中艺),在社长丁波的带领下,曾在香港、泰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巡回演出达三年。演出曲目包括《牛郎织女》、《黄河大合唱》、《风雨牛车水》等,轰动一时。丁波在《四海留踪》和《风雨南洋行》中回忆当年到新加坡演出时,与陈嘉庚以及怡和轩的渊源。中艺1947年7月到达新加坡演出,陈嘉庚在怡和轩会见了所有社员,并表示遇到任何困难,都可以随时找他。在中艺准备筹款购买药品和宣传器材时,陈嘉庚大力帮助,筹得四万新元,并在怡和轩为中艺全体演员摆宴送行,陪客包括张楚琨、黄复康、陈岳书、李铁民、孙炳炎、黄奕欢、高云览、王源兴等人。

Copyright © 1895-2017 EE HOE HEAN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