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ENGLISH | 中文版

南桥技工 悲壮岁月

1939年初,中国沿海港口相继沦陷或被日军封锁,原有的香港至广州和香港经海防转越桂线入广西的两条国际通道也被切断,云南省动员10个民族的20万筑路民工,用8个月时间赶建滇缅公路。滇缅公路崎岖惊险,被称为“断魂路”,非经验老到、技术高明的司机,难以胜任。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西南运输处总部设在云南昆明,负责人宋子良通过该处驻新加坡分处主任陈质平致函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主席陈嘉庚,请求其在南洋华侨中代为招募各种熟练技术工人,尤其是后方运输线上急需的驾驶人员。

南侨总会接获通知后,即于1939年2月7日发出《征募汽车修机驶机人员回国》通告,强调“事关祖国复兴大业,望各地侨领侨胞,深切办理是要”。当时西南运输处欲征召500名司机,50名修理技工。招募工作获得南侨机工热烈响应,报名者达3200余人,他们有的放弃高薪,有的离别新娘,年纪小的就多报几岁,超龄的则设法减掉岁数。他们分批取道安南或缅甸进入云南。南侨机工是南侨总会除组织华侨捐款、捐物之外,以华侨人力支援中国抗战的重大贡献。

际遇有好有坏 各不相同

3000多名南洋壮士,罹难1000多人,在中国抗日战争史上留下可歌可泣的篇章。活下来的1000多人,有的留在中国,有的回返新马,但他们的际遇有好有坏,各不相同。

1946年11月4日,第一批机工在联合国救济总署的资助与安排下,乘船抵达新加坡。接着,在南侨总会及各地筹赈会的努力奔走之下,一些机工陆续回到新加坡。在新加坡有“酱油大王”之称的大华酱油创办人白清泉,也是怡和轩俱乐部的会员。他当年响应南侨总会陈嘉庚的号召,报名参加南侨机工回国服务团,在西南大后方从事抗战运输工作,直到1946年回返新加坡。

二战之后,中国又进入国共内战,南洋华侨社会也受到国共纷争的影响,陈嘉庚被国民党政府视为亲共势力,得不到中国国民政府以及驻新加坡领事的合作,无法为机工向中国政府争取福利。南侨机工为了切身利益也组织起来,可是由于政治见解的不同而分裂,出现了华侨回国服务团复员同志联谊社与南侨复员机工互助会两个对立的组织。

留在中国的大多数机工的机遇并不顺利。战争结束后,中国国民党政府为机工办理登记复员时,不少机工因散居在各地,来不及办理手续,或在当地有了家眷,以至错过回返南洋的机会。

1949年10月中共建立政权,而南侨机工是由国民党政府招募回来的,被视为亲国民党分子而受到排斥。尤其是在1966年至197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因为他们来自海外,被指为国民党的党羽、反革命分子,他们沉默地生活,甚至不敢告诉别人他们是南侨机工。直到1979年,一名毕业于北京大学的印尼归侨林清福下放到云南芒市工作,无意中结识了一名南侨机工,随后接触更多的机工战友。1984年,林清福率领这批被人遗忘的南侨机工到北京参加国庆活动,向全国侨联汇报南侨机工的情况,并要求国家照顾他们。1985年,南侨机工联谊会在昆明成立,作为照顾南侨机工福利的团体,也作为联络各地南侨机工及其后人的中心。

1986年11月,当时的新加坡中华总商会会长陈共存和南洋学会的数名成员组织一个南侨机工考察团到云南考察,写成报告,希望中国方面重视这段史实,关心依然健在的机工。1989年,在云南省昆明西山,用汉白玉建起了南洋华侨机工抗日纪念碑。1992年,在中国的南侨机工获得平反,恢复了名誉,被重新评估为对抗日战争作出贡献的归侨,而且获分发生活津贴金。2005年12月,南洋华侨机工抗日事迹陈列室在昆明西山落成开幕。南侨机工可歌可泣的伟绩,终于为历史所铭记,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Copyright © 1895-2017 EE HOE HEAN 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