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ENGLISH | 中文版

后金融危机时期世界经济形势展望 - 陈抗教授主讲

2011-03-21

陈抗教授简介

陈抗教授1982年自厦门大学毕业后留学美国,获得俄亥俄大学应用数学硕士学位、马里兰大学应用数学与经济学博士学位。曾经任职于世界银行社会主义经济改革研究小组以及新加坡国立大学经济系和南洋理工大学经济系;目前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教授及高级公共行政与管理硕士学位项目主任,也是厦门大学王亚南经济学讲座教授。

陈抗教授学术研究的主要方向包括:公共选择与公共政策,中国经济改革,新加坡宏观经济,政府的经济作用,宏观经济模型等,在许多学术杂志上发表论文。曾经担任新加坡经济学会副会长,东亚经济学会理事。目前是《欧洲政治经济学杂志》的编委, 《新加坡经济评论》的编委会顾问,也是《经济学(季刊)》和《世界经济文汇》的学术委员会委员。

2011年3月21日下午2时半至5时,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高级公共行政与管理硕士学位项目主任陈抗教授,应邀在怡和轩二楼礼堂举行了一场题目为《后金融危机时期的世界经济形势展望》专题讲座。讲座由《怡和世纪》总编、南洋大学毕业生协会理事陆锦坤主持。陆锦坤先生向现场公众简要介绍了陈抗教授的学术背景和研究方向,以及在专业领域的重要研究成就后,讲座正式开始。

陈抗教授首先介绍了讲座的四部分主要内容,即后金融危机时期的世界经济格局,货币战争、贸易战争的可能性,新兴市场经济体所面临的挑战以及经济形势展望。接着,他剥茧抽丝,透过问题表象,逐一深入讲解与分析。在后金融危机时期的世界经济格局这个论题上,他别开生面地以虚线分切成三部分的苹果图形来说明格局的渐成,即美国、欧元区、新兴市场经济。从图示上看,这是个有趣的“三国鼎立”局面。陈抗教授就“三国”经济分别以:经济增长率、失业率、通货膨胀率及经济政策等方面展开探讨,辅以翔实的数据及直观的图形,极大地激发了现场公众对“新三国”形势的兴趣。

零利率和货币量化宽松

陈抗教授认为,经济危机造成美国金融机构严重受挫,房地产市场低迷,加之国内私人储蓄不足,政府需要向国外借钱。为此,奥巴马政府延长了小布什减税计划,扩大政府开支项目,此外,也采取扩张的货币政策,如零利率和货币量化宽松(QE,QE2)。扩张的经济政策及宽松货币政策正如当年三国之初魏国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很可能造成美元在全世界泛滥的后果。在谈到欧元区这个与美国联系密切,受影响巨大的经济体时,他则着重分析了其矛盾的内在结构,以及由内外因共同导致的区域不平衡,即有些国家恢复乐观,对经济复苏满意度高,而有些国家还远没有从金融体系的严重内伤导致的经济衰退中恢复,如希腊、爱尔兰等国家继续衰退,政府债务危机,金融风险传导到整个欧元区,使借贷成本上升,欧元汇率急剧波动。关于新兴市场经济,包括中国,印度,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在内,陈抗教授认为,虽然这个经济体受金融危机影响小,复苏快,但是由于这些国家的储蓄过度,容易导致流通性泛滥,通货膨胀不断抬头,加上外部热钱的进入,商品价格更呈上升趋势,造成资产泡沫的潜在形成。虽然新兴市场采取了紧缩的宏观政策,决策者却也因此面临两难。以去年上半年中国为例,政府压通货膨胀的意愿比较高,控制货币供应量比较严,到了第二季度,认为经济滑坡的声音开始出现,压力一来,央行又开始放松,而过松则导致通货膨胀没有有效控制和资产泡沫化加剧。

“蜀吴结盟”的可能性

既然呈现出“三国”格局,各国之间的立场如何,有没有“蜀吴结盟”的可能呢?陈抗教授就此分享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新兴市场经济体和欧元区主要国家经济已经复苏,德国和法国(以及东欧国家)从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高速增长中受益,如去年奔驰公司在中国的销售量翻了一倍。此外,新兴经济体与欧元区有着更相近的立场,中国就在不同的场合表示过对欧元区的支持。对于美国与中国之间的经济关系,陈抗教授指出,美国非常担心中国的反通货膨胀政策。他提到了上个月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关于对中国提高利率的看法,伯南克表示十分惊讶之余,认为中国应该让人民币升值,并说人民币升值符合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事实上,人民币升值对中国解决通货膨胀根本不起作用,反而会加大失业数字。其实,伯南克真正担心的是资金流到中国,使其货币宽松政策失效。

货币流通的历史借鉴及2011年展望

分析了“新三国”局势后,陈抗教授又讲述了热钱流入的危害性以及对付资本流入的方法。他从历史角度着眼,纵向对比分析了“南宋的贸易赤字与铜钱:第一次货币战争”和“清朝贸易平衡的转变:第二次货币战争”,以此来说明市场上货币流通出现的问题,并揭示出货币战争最终导致贸易战争的这一规律。接着,陈抗教授又以中国为例,说明其经济及金融所面临的挑战。他认为中国必须减少对出口的依赖,人民币也要逐渐升值,此外,政府还要加强对热钱的管制,进行资本市场的培育,以及完善央行对人民币与外币公开市场运作机制。这些挑战也是新兴经济体国家所共同面临的。对于2011年的展望,陈抗教授认为新兴经济体存在两个潜在风险,压得太紧或者太松。压得太紧,可能对导致经济复苏受到打击;压得太松,通货膨胀就难以有效控制。两者之间,各个国家政府倾向于太松,以免使经济复苏失去动力。当然,这个“太松”也有一定的危险系数。

讲座后半部分为自由提问阶段,现场公众就自己所关心的问题畅所欲言,提问踊跃。陈抗教授就通货膨胀对富裕家庭影响较小,但对赤贫家庭影响较大、中东北非局势的可能影响以及新加坡经济与新兴经济体和欧美国家的不同层面的关系等问题,深入浅出地给予了回答。讲座主持人陆锦坤先生也就美国金融风暴会不会在今明两年再次出现提出询问,并阐述了相关理由。陆先生关注到,在经济危机爆发的当时,美国政府采取了发钞票、改变金融单位财务会计报表规则,及把总金额近八百兆美元,本应在2009年到期的金融合约,延至2011年后再结算。那么,这些如同饮鸩解渴的政策到了2011这一清算期,会不会导致又一轮新危机呢?就此,陈抗教授的看法是,当时很多资产变成了有毒资产后,市场大大地低估了这些资产价值,而目前的情况与2009年第一季度的情况相差巨大,类似危机应该不会出现。精彩的问答,令现场公众耳目一新。

下午5时,陈抗教授的讲座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Copyright © 1895-2017 EE HOE HEAN CLUB